啊呀我带了

瞎子都知道是小号

我爱他【十八】

嗯 我们宝要照顾身体 炮儿也要照顾身体

吕饼人:

*含生子设定 雷者请勿点开*


18.


何瀚到医院的时候张晓波正坐在走廊长椅上,旁边挨着的是刚才打电话的小王。见何瀚来了小王便先离开了。


何瀚的步子很急,刚刚挂断电话后他用了好几分钟才消化所听到的讯息,现在都还在发懵。站到张晓波面前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问:“你还好吗?”张晓波说:“我没事,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用担心。”


“那,他还好吗?”何瀚又问。张晓波抬头看着他,渐渐扬起笑容,“他也很好。”


何瀚伸出手轻轻覆在张晓波的肚子上,掌心的热度通过衣服布料传递到张晓波皮肤上。“才刚刚一个月,还感觉不到。四个月左右才会有胎动。”张晓波手心贴着何瀚的手背,两只手一起搭在他的肚子上。


“我感觉得到。”何瀚说,“真幸运,这一次,我可以陪在你身边。”他从未想过遗憾是可以弥补的,也从未想过完美之外还有更加完美的存在。


“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张晓波暂时忘记场合地点伸出手牢牢抱住何瀚,“我们身边才对。”



第二天一早蹦蹦提着药箱让张晓波给他打针。张晓波掀开蹦蹦的衣服看见他肚脐眼周围全是针孔,又默默放下。


“今天该打手臂,肚子这里太多洞洞了,手臂也要帮忙分担。”蹦蹦说。张晓波嘴里应声说好,一边解开他的扣子让他露出胳膊。


蹦蹦已经习惯了每天打针,只是打针所带来的疼痛并不会因为习惯而减轻半分,他微微皱着眉头,五官挤在一起。张晓波低头吹气,帮他呼呼。


“好凉哦,都不痛了。”蹦蹦说,“晓波你是神仙吗?你闻起来也香香的。”张晓波笑着帮他扣好衣服扣子,又理了理领子,“行了,少贫嘴了。”


蹦蹦抬手抱着张晓波的脖子爬到他的身上要亲亲,张晓波搂了蹦蹦一把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接着低下头亲亲他。何瀚见了在旁边说:“蹦蹦,现在不可以让晓波这样抱你了。”“为什么啊?”蹦蹦问。“因为晓波现在有宝宝了,你这样容易压到他的肚子。”何瀚说。


蹦蹦抬起脑袋瓜盯着张晓波看了半天,弱弱地问:“晓波,你有宝宝了吗?”张晓波说:“对啊。”“在你的肚子里吗?”幼儿园的孩子对未知的事总是充满了好奇。“是啊,你以前也在晓波的肚子里。”张晓波说。


“你吃掉他了吗?”蹦蹦问。“……”张晓波真是哭笑不得。何瀚已经笑出了声。


“不是,我没有吃掉他。宝宝现在还很小,需要保护,所以还待在我的肚子里,等到再过几个月,他长大了就可以出来了。”张晓波说。


“那,他在里面吃什么呢?会不会咬你?”蹦蹦听得很认真,眼睛黑亮亮的。“不会咬我。嗯,你记不记得以前在村子里我告诉你,有一根线连着我和你?现在这条线也连着我和他,所以我饱了,他也就饱了。”张晓波对待孩子总是比较耐心。何瀚觉得这样的他,也很有魅力。



张晓波口中的线其实就是脐带。


以前在听风村的时候家里没有空调,唯一能消暑的电器就是一个旧风扇,用了几天就坏了,张晓波舍不得花钱买新的,就拿着扇子给蹦蹦扇风哄他睡觉。蹦蹦问,“晓波你只给我扇你会不会热?”热,怎么不热?但张晓波却说,“一点也不热。”


蹦蹦觉得纳闷又问他:“为什么?”张晓波就解释,“因为这里有一根线连着你的这里。”指了指自己的肚脐和蹦蹦的,“以前晓波吃了东西你也不会饿,现在你凉快了,晓波也就凉快了。”



蹦蹦眨了眨眼睛,“晓波,我可以摸一下吗?”“当然可以啦。”张晓波说。


蹦蹦的手有些凉,自己在脸上捂了一会儿让它暖和一些才从张晓波衣摆里伸进去。蹦蹦的手很小,肉乎乎的,和何瀚的完全不一样。贴上来时像一个小团子,带着温度。


“晓波,以后你有了宝宝还爱我吗?”蹦蹦问他。“小傻子,我永远都爱你啊。”何瀚用拳头抵住嘴“咳咳”一声,张晓波又说:“当然,也会永远爱你的爸爸。”何瀚这才满意地一笑转身进厨房。



怀孕以后的日子与之前并无不同,这让张晓波很满意。不知道是因为他自身体质还是因为孩子比较安分,妊娠反应并不严重,只是偶尔闻了荤腥油腻的菜会有点反胃。


这天下午上网的时候弹出一个框,刚想关掉就注意到是有关于何瀚的,便好奇点开。


也就是一则本地新闻,大致内容是说听风村的葡萄园建好了。照片里的何瀚看起来跟平时不太一样,张晓波没见过何瀚认真工作的样子,因为基本上自己每次去他办公室都会造成对方分心。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更不要说了,自己不爱学何瀚更不爱,两个人都是先玩儿再做作业的类型。


虽然“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这种话听起来真的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但看到这组照片的时候张晓波却不得不这样感叹了。


当然,这是指在看到最后一张照片之前。


最后一张是何瀚跟另一个人面对面站在一起的,对方的头发上有片掉落的树叶,何瀚笑着帮他拿下来。


“啧啧啧。”张晓波看了看图片下的文字,下意识念出声,“台湾天宇集团总经理项允超。”


“炮儿,我回来了。何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张晓波赶紧关掉电脑急急忙忙地往外走,一开门跟何瀚撞了个满怀。


“你慢慢走,做事不要着急。”何瀚真是被他吓了一大跳。“知道了。”张晓波说,“以前怀着蹦蹦我还换过灯泡,你别大惊小怪。”“那是因为我不在你身边,否则你连自己穿袜子的资格都没有。”何瀚瞟了一眼电脑,显示器的灯还亮着,“你刚才用电脑了?”


张晓波不答反问:“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不去接蹦蹦吗?”何瀚说:“今天去了听风村,我才从村里回来,想着反正都这个点了就不去公司了。何慕跟晓晓要带蹦蹦去看电影,就不去接了。”说完以后接着问,“你是不是用了电脑?”


张晓波知道逃不过了,只好老实回答说:“就用了一下。”何瀚用膝盖想也知道张晓波口中的“一下”是“一下午”的缩写。


“炮儿,我也是担心你。电脑有辐射,对你和宝宝都不好。”何瀚摸摸他的脸。张晓波乖乖点头,“嗯,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如果你觉得待在家很无聊,可以出去走走,也可以跟我到公司。”何瀚说“也不是很无聊。”张晓波说。


“你这样让我怪心疼的。”何瀚亲亲他的鼻尖。“那我给你揉揉吧。”张晓波抬手在他胸口上揉了两把,将何瀚的衬衫弄得乱七八糟。


“我带你出去吃饭。”何瀚拉下他的手,“你先等一下,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行吧。”张晓波往客厅里走,躺在沙发上等何瀚出来,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等何瀚出来叫醒他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的事了。


途中何瀚跟他讲了一下今天去听风村的事,张晓波这才知道前段时间何瀚去台湾见的人就是新闻上说的那个项允超。


哼!怪不得不接我电话!怪不得关机!


“怎么撅嘴?是想要我亲你吗?”何瀚用余光瞥见。“好好开你的车。”张晓波没好气地说,“我困了,让我睡会儿,别跟我说话。”


孕期都这样情绪多变吗?何瀚纳闷。联想到了苏晓晓当时怀孕,在家没有找到电视遥控器,立马就红了眼睛。最终得出答案,是的。


张晓波当然没有睡,那时候在家打了个盹儿这会儿已经完全没有倦意了,盯着车窗玻璃出神。


“私房菜吗?”张晓波见车开进了小区。“嗯,差不多。”何瀚说,“上去了你就知道了。”


车子转弯下坡进入地下停车场,减速带导致的颠簸让张晓波略微有些不舒服。“安全带勒到了?”何瀚紧张地问。“嗯,刚刚颠了一下。”张晓波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到肚子和安全带之间稍微隔断一下。


下车后何瀚半搂着他去坐电梯。红色的数字逐渐变大,最后停在“3”。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的门向两边打开。


一层楼居然就一户人住,这是张晓波第一个想法。


何瀚走到门口按密码,张晓波还觉得奇怪,“喂,你这样不好吧,不敲门?”何瀚笑了一下把门拉开,手放在张晓波的腰后领着他往里走。


走到玄关张晓波就反应过来了,转过头问他:“你什么时候买的?”“你答应和我结婚那天就买了。”何瀚倚在门框上说。


“那怎么之前不告诉我?”张晓波问。“之前还在装修,打算弄好了再告诉你。我昨天找人来检测过了,已经可以住人了,当然,你现在怀着孩子,我们可以再让它通通风。”何瀚说,“陈均平帮忙设计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张晓波往里面走,不得不说这边真的要大很多。他逐一拉开房间的门,里面的家具电器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等着主人搬进来。


何瀚说在自己答应结婚那天就买了这套房子,还找了陈均平来设计,原来早在那时候,何瀚就想跟自己好好过的。


张晓波站在卧室门口,何瀚从后面伸出手将他环抱住,不敢用力,担心他的肚子。张晓波侧过头和身后的何瀚接吻。


张晓波不善于或者说不喜欢用言语表达情感,但好在还有用行动这种他更习惯的表达方式。以前他会伸出小手指让张学军牵,表示自己愿意跟他和好。现在自己会用亲吻告诉何瀚,我是如此爱你。


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这样,你什么都不用说,仅仅一个动作,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人就能懂这一切。懂你内心想要说,却无法说出口的一切。


“这边比较大,你生十个都能装下。”何瀚说。“你当我是猪吗?”张晓波闷声闷气地说。


“开玩笑的,我才舍不得你受罪生那么多。不过,你觉得有可能是双胞胎吗?”何瀚问。“怎么可能什么好事都让你给遇上。”张晓波说。“倒也是。”何瀚自己也觉得不可能。


“我的好运气都用在遇见你身上了。”何瀚说。


“何瀚我好饿啊,我们去吃饭吧。”张晓波说。


“……”也许下一次张晓波就能听懂自己在示爱了,何瀚想。




TBC.

评论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