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我带了

瞎子都知道是小号

[ 霆峰衍生 ] 不可欺 16

特么我们小媚娃AA啊

桔小梗:

3P设定,雷者慎入!一定要慎入!
这章写得我要挂掉了……


16、

陈深在走廊里追上张启山,虽然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但他知道不能让张启山一走了之。

他做好了软磨硬泡的准备,结果他一叫,张启山就停下来回头看他。他便又语塞了,磕巴着问:“你……你什么时候……”

“刚到。”

“我也……”

张启山点点头,“我知道。”

陈深咬了咬嘴唇,张启山总是让人摸不清看不透,他宁可张启山现在生气,对他表示失望,或者干脆不理他,也好过这种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平静。

当然他结论下的有点早,张启山目光转向陈深身后,人也绕过他往那边走,问道:“都弄好了?”

一个年轻医生正从楼上下来,里面穿着海军军装,外面套着白大褂。军衔跟陈深同级,却对张启山摆出副臭脸,“你这是以权谋私!双人间换套间,至于吗?”

陈深吓了一跳,从没有人敢这样跟张启山说话,张启山居然还笑。

医生道:“我找人把病床推上去。”

“不用。”张启山揽过陈深,“我这儿有人。”他介绍道:“关心程霆的人很多,我们信息组组长,第一时间就赶来了,比我这个当大哥的还上心。”

陈深窘得恨不得钻地缝逃走,医生偏要跟着调侃两句,“程霆受伤住院,最上心是医院小护士。帅哥不愁没人照顾,排到程霆的班,那都得化好了妆才进去。”

张启山看向陈深,道:“哟,爱慕者不少。”

医生道:“真不少。”

陈深觉得自己就算被挂牌游街,也不会比此刻更难堪了,他把胳膊从张启山手里抽开,低头道:“我去推病床。”走出几步,转回来问:“不好意思,几楼?”

医生最后找了个护工给他帮忙,陈深在病房门口回头,见张启山还站在那里,医生倚着楼梯扶手,要走不走的。张启山跟他说话,他就认真回应,两人一起笑,一起下楼。

这只是巧合,陈深明白,不是张启山故意在他面前怎样。张启山和医生之间很寻常的互动,却因医生过分年轻好看,又对张启山没大没小的太随便,让陈深心里一阵酸涩。

可想而知,刚才张启山看到他和程霆时的感受。

他还没来得及消化这股懊悔情绪,护工已经把程霆的病床推了出来,陈深顺势接住另一边,两人合力往电梯方向推。程霆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小心问道:“我们去哪?”

陈深盯着病床轱辘滚过的地板,道:“楼上套间,条件更好些。”

程霆口气越发小心,“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有护工在场,实在不方便讨论这个,可程霆问的奇怪,陈深道:“什么怎么样?”

“就是我出任务前,跟他说了……”

程霆的声音低得听不清,对陈深而言依然是如遭雷劈,连电梯门开了他都没反应,护工那边猛一拉病床,直接被拖着栽进电梯。程霆伸手扶他,扯到右腹,又是呲牙咧嘴的。

陈深想起昨天在张启山办公室,两个人并不愉快的对话。难怪张启山会提程霆,难怪张启山会那样问。他原本是理直气壮找过去的,“为我们的军人感到寒心。”这话说的也是多么搬得上台面,然而在张启山听来,是不是就像个笑话?他在张启山眼里,是不是特别能装会演,特别虚伪?陈深颤抖地呼出一口气,恨不得抽死自己。

等护工走了,他瘫靠在病床边,声音也发抖,问程霆:“你都说什么了?”

“就,我喜欢你……”

“还有呢?”

“那天晚上,我去找你……”

陈深迅速抬手打断他,撑着前额呆坐。之前是程霆坠机的消息传来,他惊恐地意识到不能失去程霆。此时得知自己劈腿的事情已经坦白给了张启山,他又意识到,如果张启山因此而厌恶他……

他光是想一下,都要无法呼吸了!整个人仿佛被撕扯开,心也跟着裂成两半。

程霆见不得他难受,试探着道:“阿深,其实你不用这样。”

陈深本能地抗拒,“别这么叫我!”

程霆忙改口,“陈深!”

“我出去待会儿。”陈深低着头说:“等你哥过来了,你……打我电话。”

“你要找他?”

“嗯。”

“那你直接打给他。”

陈深摸摸手机,苦笑道:“没脸。”

程霆刚勉强坐起一点,断骨处传来的疼痛就让他重新躺回去,他着急地叫陈深,却只能眼巴巴看着陈深消失在病房门外。

陈深沉浸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浑噩之中,好不容易做了个清醒的决定,调出通讯录拨号,尚未接通,便像经历分手似的落下泪来。对方接了,他要捂着话筒才能不让自己的哽咽声传过去。

“喂?陈深?”

“……领导。”陈深调整呼吸,偏头蹭掉眼泪,“您帮帮我。”

“什么?”

“您把我调回去吧。”

对方把他的请求当成胡闹,道:“陈深你小子……你当我是多大的官?调来调去,一句话啊。”

“您先帮我打个报告……”

“想得美!”

陈深真体会到什么叫走投无路,哭腔捂也捂不住,把对方吓的不轻,反复问他出了什么情况,他没法回答,反复要求着调回去。

电话那头最后被磨得没办法,答应先问问看。陈深一句感谢的话都来不及说,手机突然被人抽走。眼角余光扫到那人挺括的军装衣袖,往后牵着成排资历章。


他瞪大眼睛扭过头,张启山把他推在安全通道的墙边靠着,看看屏幕上显示的通话人姓名,接起道:“喂,毕忠良,我张启山。”

陈深急得要抢,被张启山单手抵住。张启山目光定在他脸上,抬起指腹抹掉他鼻翼两侧的眼泪,嘴里沉稳地说着:“嗯……因为我们飞机坠海的事……对,陈组长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认为是飞行系统监控不够完善……”

陈深呆滞地看着张启山,张启山手指从他的泪痕移到他嘴唇,轻轻摩挲,继续道:“当然,当然不能怪陈组长。”

“我——”陈深刚一开口,张启山的指头就顶进来,轻捏他舌尖,让他当即失声。

“我了解了。”张启山道:“陈组长责任心和荣誉感很强,这是好事,我会做他思想工作的。”

他拨弄着陈深舌尖,电话一挂,抽出手指换上自己的唇舌。

医院安全通道的楼梯间,随时有人进出,陈深紧张得心跳骤停,一记不容拒绝的深吻结束,张启山勾起他下巴,“怎么哭了?”


评论(2)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