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我带了

瞎子都知道是小号

[ 霆峰衍生 ] 不可欺 18

我不是人 我要与深深睡觉

桔小梗:

3P设定,雷者慎入!一定要慎入!


18、

毕忠良怎么也没想到,张启山都说的那么清楚了,陈深还是死犟着要调回来。这次他直接找上门,坐在毕忠良办公室里,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

“陈深同志,”毕忠良捏着眉心道:“你到底跟谁过不去呢,啊?”

陈深像被下了蛊似的,任凭毕忠良好话说尽,他翻来覆去都只有一句,“把我调回来。”

没有理由,也不是闹情绪,就想回原单位。

毕忠良对陈深这个部下,是又爱又恨。爱他的才干,恨他的特立独行,当然毕忠良一直安慰自己,有才华的人总不是省油的灯,只要他们那点叛逆和“不听话”控制在可控制范围内,终究是能为部队所用的。

当初三部管他要陈深,多好的发展机会,去北京,去总参,以后干得好,还有机会接触到他们这一行里真正的核心。毕忠良调令都拟了,结果找陈深谈话,陈深拒绝。陈深要去军区,去搞最前线的东西,调试系统和机器,在毕忠良看来大材小用。

现在陈深又想回来,毕忠良更是费解,他从没见过有谁拿自己前途这样儿戏的。“你回来,就只能当教员了。”毕忠良最后道:“给新人上课,培训,你以前不是最烦这些事的?”

陈深点头,“可以。”

毕忠良拿他没辙,道:“我先申请吧。行不行我说了不算,你这么折腾,谁看到你的条子都烦。”

陈深还是点头,毕忠良仔细观察,总觉得他有些自暴自弃,那种低落到对什么都无所谓,只求混混日子消磨时间的态度,以前从没有过。

“你跟我说实话,”毕忠良起身坐到陈深旁边,握住他胳膊,企图唤醒他积极向上的一面,“如果是人事方面的问题,或者军区有哪里让你觉得不好……你跟我说说看。”

陈深沉默了一会儿,摘下眼镜道:“说实话,太无聊了。领导,刚开始我图新鲜,考虑的不清楚,去了才知道,真的,每天上班吃饭睡觉……”

“少跟我来这套。”毕忠良打断他道:“你不是没在大集团军待过,军区生活什么样——你不知道啊?”

“在您这儿养娇气了呗,以前新兵那会儿吃的苦,现在哪能受得了。”陈深笑了笑,突然换上认真的表情道:“情绪总调整不好,精神不集中,特别容易出错……领导您知道,干我们这行,出错就是大错。”

他从办公室出来,自己都搞不懂自己是怎么说服毕忠良的。乱七八糟扯的理由太牵强了,唯一能引起毕忠良重视的也就最后那句,精神不集中容易出错。军演日期将近,让一个状态这么差的信息组长负责那么重要的工作,毕忠良肯定心里打鼓。

毕忠良最后还是骂他,说他自毁前程,一进一出以后再想去军区是不可能了,就在他们这种科研机构待着,僧多粥少,一年才有几个晋升编制,熬也熬不出头。

自毁前程,陈深靠在走廊拐角的墙边发呆,毕忠良不是危言耸听,他来之前辗转了多少个夜晚才下定决心离开军区。程霆快出院了,恢复的不错,经常发视频给陈深,拍他穿着病号服在花园里健步如飞的样子,还在复健室做单杠双杠,被医生抢走手机,大声训斥。视频以外,少不了甜言蜜语,偶尔开黄腔,说肋骨断了,那玩意依然坚挺,一想他就闹独立,立老高。

张启山去了北京,飞机坠海不是写份报告能翻篇的,英雄程霆当,责任首长背。期间也给陈深打过电话,说还有别的事,要在北京多待一阵。夜深人静,张启山没有程霆那么多情话,单就一句“想不想我”,让陈深软在床上,蒙进被子。

张启山也快回来了。

这两人都不在军区的时候,陈深工作效率出奇的高,两个月更新几十组数据,彻底完善了飞行系统。可一听说他俩要回来,陈深一天比一天紧张,不安,心慌意乱。

他每每想起医院那次,被张启山逼问喜不喜欢程霆,都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反正那次张启山见他掉泪就作罢,他始终没把心里最不堪的事实说出来,喜欢,都喜欢。

问题是他总要同时面对张启山和程霆的,怎么办?



陈深不知道该怎么办,分别接他俩暧昧的电话已经让他觉得像偷情了,如果病房里那样的场景再发生一次,他真的……

甚至做了梦。梦里被男人抱在身上用力侵犯,他想叫却只有呜咽的鼻音,因为嘴里也堵着东西,喉咙火热。梦醒后陈深才终于下定决心,去找毕忠良。无论如何,赶在张启山和程霆回来之前,与其让他俩以后看到他如此一面而产生厌恶感……陈深想到这里又难过起来,赔上自己的前程,为的却是躲开自己喜欢的人,这算什么事?



齐秘书在会议室门口等到张启山,刚散会,张启山跟另外几个首长走出来,皱着眉说话,大家脸色都不好看。Y国的后续事情把他们折腾的够呛,大方向由上面定,具体到怎么执行,军区要怎么配合,细枝末节能把人烦死。


齐秘书不敢靠前,不远不近跟着,直到首长们各自散开他才走到张启山身边,由衷感慨道:“您真厉害。”

“嗯?”

“这种会让我去开,我肯定睡着,嘶——”

张启山用力掐他一下,疼得他捂住手腕。

“想睡吗?”

齐秘书摇头。

“所以还是有办法的。”

“您太行之有效了。”

张启山难得开玩笑,虽然长时间的会议让人疲倦,但这是最后一天,明天就能回军区,张启山看起来心情不错。

齐秘书把开会期间他替张启山接的几个电话内容汇报了一下,能处理的他都处理了,张启山边走边听,偶尔做些补充,齐秘书默默记下来。说到最后,是他不能处理的,他合上本子,道:“您之前交代,如果陈深组长有工作调动的意向,要及时通知您。”

张启山停下来看着他。

“人事部打电话给我,说毕忠良想把陈组长调回去。”

“手续办了?”

“还没。”

张启山道:“压着,不批。”

齐秘书提醒道:“陈组长这一级的调动,您干涉过多会不会……”

“压着。”

“是。”

齐秘书本子上又多了一条。然而比起职权范围,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张启山怎么预料得到毕忠良的举动?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边。他忍不住好奇问道:“您跟毕局心意相通啊?”

张启山道:“跟他没关系。”

说得齐秘书越发莫名,但张启山不准备多做解释的样子,他便识趣的闭了嘴。首长心,海底针。他第无数次感慨,自己得再修炼个八百年。



程霆正等着做检查,他刚从海军医院回来,军区大门都没摸到,先被拉到医学委员会。飞行员受伤后的复健是大事,因为直接影响到复飞评分,骨骼肌肉和皮肤,还有心理状态,每项都要记录。

他一落地就给陈深打电话,陈深没接,这会儿又打,依旧忙音。电话不成改发短信,程霆正编辑着,屏幕一跳,跳到来电界面。

他不耐烦的同时松懈了军姿,有些懒散地斜靠着椅子,接起道:“哥。”

“你回军区了?”张启山问道。

“做个检查,晚上回。”

“嗯,晚上来我这儿一趟。”

“不去。”程霆想也不想地道:“我先去找陈深。”

“让你来就来。找陈深,”张启山道:“省得你白跑。”

挂断电话程霆摁了摁肋骨的位置,恢复良好的断骨处竟又隐隐疼了起来。有个事事抢在前面的大哥是什么感觉?程霆最有发言权,那真是时刻想要决斗。


评论

热度(497)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桔小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