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呀我带了

瞎子都知道是小号

日常

哇哇哇太甜了

陳詞。:

一场激烈的情事过后。


李易峰趴在床上抽着事后烟,薄被搭在后腰上露出白嫩的后背。陈伟霆倒水回来看到他这样,没忍住顺着后背摸了一把,把李易峰吓一跳,一回手差点打掉陈伟霆手里的杯子。


“哎,乱摸呢怎么,也不怕我一回手烫着你。”李易峰接过水喝了一口,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又抽了一口烟。陈伟霆伸手想拿过来也抽一口,却被他躲开了:“你马上演唱会了,成天唱歌就够累的了,嗓子还要不要了。”


陈伟霆把整个身子压到李易峰身上耍赖:“事后烟也不该是你抽的啊。”李易峰好笑地回头看他:“那要不,你让我真正抽一回事后烟?”陈伟霆趴在李易峰身上乐:“行啊,看你本事了。”


他俩实际上都没什么烟瘾,一根完了也就完了,搂着在床上腻歪,李易峰搓着陈伟霆手指上的纹身发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仰头冲陈伟霆乐。陈伟霆挑眉:“自己在那乐什么呢?”


“你听没听过那句话,”李易峰坐起来,和陈伟霆肩并肩,指着他的纹身说,“我抽烟,喝酒,纹身,说脏话,但我是个好女孩。”


“……我不喝酒,我也不能是个好女孩。”陈伟霆戳了戳李易峰的酒窝。


李易峰偏过头去咬了一口陈伟霆的手指头:“一样的,你抽烟,纹身,说脏话,你还是个好男孩…”


“好男孩现在饿了,你要吃宵夜么?”


“你做啊?那我不吃了。”李易峰拿起水杯喝光了水,“你帮我热杯牛奶就行。”


“……我不做,我叫外卖不行么。”


“十二点了哥,你考虑考虑外卖小哥的人身安全行么?”


陈伟霆出溜到床上躺着,一脸生无可恋:“那怎么办我想吃萝卜糕!”


李易峰低头看看陈伟霆,陈伟霆抬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易峰。俩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分钟,李易峰翻个白眼把杯子扣在陈伟霆鼻子上,认命地爬下了床。


李易峰从冰箱里拿出一直没断过货的萝卜糕半成品,起锅倒油,“呲啦——”的声音都像带着香味一样。李易峰也不是多会做饭,只是家里有个吃货,不得已练会了几样港式小吃的做法。他比较注重养生,大半夜的能给陈伟霆做个油煎的吃食就很惯着他了,肯定是不能多做了,煎了三四块就关火盛盘,回过头的时候看到陈伟霆坐在餐桌前笑眯眯地托着下巴看他。


“来吧少爷,慢点吃小心烫。”服务就得做到底,李易峰连筷子都码齐了塞进陈伟霆手里,就差直接喂了。陈伟霆享受得不得了,夹起一块萝卜糕咬了一口就开始卖命地夸,甜言蜜语惯得李易峰又好气又好笑,干脆不理他自己去洗了个澡回屋睡觉。


躺下没多久陈伟霆就进来了,他没开灯,摸着黑躺到床上,搂住李易峰满足地叹口气。


“峰峰,你刚才说的不太对沃。我抽烟,纹身,说脏话,我可能不是个好男孩……”


“……但是我肯定是个好运的人,因为我娶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男生。”


李易峰往后靠了靠,让两人贴得更紧了一点,过了两三分钟才突然说:“谁娶谁啊你说清楚。”







*我在写什么。。。。黑人问号脸

评论(1)

热度(146)